網絡營銷,從想火網開始!
免費發信息
想火網 > >

農村老家的過去、現在和將來

2019/7/4 13:51:23發布5次查看發布人:
故鄉情我的故鄉,在豫西南,一個普通的小村莊。它承載了我全部的,清貧卻快樂的童年記憶,那是遠離了物質的快樂,也是純粹的快樂。
我已有12年沒在老家過年了,2019年春節,終于回到故鄉。閑暇之余,常繞村散步,熟悉的場景,勾起一段段回憶:
在這里,我割草傷了手;
在這里,來娃把他家的羊扔到河里,說要訓練游泳;
在這里,夜里,我一個人在瓜棚里睡覺看瓜,雖有一絲膽怯,卻仍要逞強;
在這里,深夜看電影回來,路過墳地,有人高喊一聲鬼來了!一群人奪命狂奔;
在這里,割麥季節,在麥田里割出一綹綹圖案,爹媽在后面笑我,是在前面擺八卦陣嗎?
……
腦海里像是在放一部電影,專屬于我的,獨一無二的電影,這種感覺奇妙無比。
我的故鄉,一個普普通通的小村莊
故鄉的年小時候,過年是孩子們的終極期盼,一連串美好集中降臨:放假、好吃的、好玩的、穿新衣、壓歲錢等,幸福感爆棚,做夢都要笑醒的。
---還記得,過年前,我常會不厭其煩地問媽媽,離過年還有幾天啊?
進入小年,年味漸濃,古老的過年習俗朗朗上口:二十四,掃房子;二十五,磨豆腐…
臘月三十,一切忙畢,家家戶戶貼上對聯,村子里洋溢著喜氣。除夕看春晚,初一凌晨,早早起床,穿上新衣,在此起彼伏的爆竹聲中,瘋跑著撿鞭炮。之后,變著花樣地放鞭炮玩,逮哪放哪,墻縫里,淤泥中,瓶蓋下,崩雞,崩豬…
---還記得,因為崩豬,被九嬸攆的到處鉆。
正月初一,在村子里拜年,從正月初二開始走親戚,初二走舅家,初三走姑家,初四走姨家…
不多的壓歲錢,對我而言已是巨款,從那時起,我就知道,突然得一筆橫財,再計劃怎么去花,實在是人生幸福時刻之一,至今亦然。
---還記得,我用壓歲錢買包煙,吞云吐霧,直抽到腦袋發暈,從此再不眼饞大人們抽煙了。
如今,過年的那一套習俗,仍熟悉親切,卻也有了不小的變化。
除夕之夜,春晚已無人問津,打麻將的,打牌的,聊天的,沒人關注電視中的歡聲笑語,即便如此,電視仍要開著,也許是習慣使然,也許是想要那喜慶氣氛。
正月初一,在村里串門拜年。一年三百六十多天,毫無疑問,這一天,是村里最熱鬧的一天,也是人最多的一天,沒有之一。打工的年輕人,都回來了,已遷居城里的人,也專門回老家住幾天。
挨家挨戶地拜年,每進一家,早在屋里等著的長輩們,熱情地接待,給小伙子們讓煙,給媳婦孩子們讓瓜子糖果,給大家讓座,但沒人會坐下,因為很快,下一波拜年的就要來了。
拜年的人們,成群結隊,在村子里穿梭,熱情寒暄,打著招呼,人人笑逐顏開。好多童年玩伴,只能在此時得見,而他們的老婆孩子,已完全淪為陌路人了。不免感嘆,假若沒有春節,也許好多人,這一輩子也未必得見,所以,春節!這個流傳千年的習俗,比任何時候,我們都更要感謝它!
正月初一,拜年的人群
故鄉的人我們村是典型的“空心村”: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,村里只有老人和留守兒童。所以,過年寒暄,問候最多就是:過了年啥時候走呀?
---不知從何時起?我們竟集體淪為了故鄉的過客。
過年期間,啥活都不用干,打麻將是最常見的娛樂,想當年,我也是麻將場上的常客。牌場上的大爺嬸子們,別看文化程度不高,打起牌來,卻一個比一個猴精,眼明手快,帳頭溜清。我這個大學生,在一群小學、中學畢業生中,也未必能討得了好。那時我就知道,學歷真不代表啥,連毛主席都說,大老粗能成事!這話,俺信!
他強由他強,清風拂山岡,你精任你精,輸多少錢我出,可他們不,他們還要擠兌我。我一出錯牌,算錯賬,風涼話立馬就來:咦!這娃也不能啊!怎么考的大學?是運氣好吧!
我心里憋著一股暗火,好!好的很!這幫人準確地傷到了我的小心靈。隨后,我就來點歪門邪道,上下其手,往往這么一胡整,牌運就好轉了,打起來游刃有余。看著他們心疼那幾塊錢,氣急敗壞的嘴臉,我心里暗爽,跟吃了蜂蜜屎似的,讓你們說我!讓你們說我!
如今,十幾年沒玩老家的麻將了,再次上場,諷刺挑剔依然,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,我實在無語,卻心如止水,是歲月改變了我。但麻將之風,也是昨日黃花了,曇花一現,隨著年輕人的陸續離家,麻將也就散場了。
打工目的地,遍布大江南北,江浙和閩粵一帶居多,遠點有到新疆、海南的,更遠還有出國到越南、非洲的。沒人清楚在他鄉,在異國,他們到底干著怎樣的工作?但過年回老家,大家都爭著把最光鮮一面示人。
去非洲打工的兄弟,今年沒回來,他的父親,臉上活靈活現的得意洋洋,反復向我們述說著驕傲。他豎著一個指頭,高聲大氣地說著:一個月管吃管住,工資還能凈落一個數(一萬)!
誰買房了,誰買車了,誰掙錢多等,是長盛不衰的話題。人多,故事就多,虛榮、嫉妒的劣根性絲毫不加掩飾,就那么直接,就那么赤裸裸。
從正月初五開始,年輕人陸續離家,有車者先走,因為要趕春節高速免費,隨后是坐大巴的,坐火車的。正月初十不到,年輕人基本走光,曾經喧鬧的村莊,重歸冷清。村子中央,曾經最熱鬧的人場里,只剩幾個老人,送走了孩子們,他們重拾平時的娛樂-打升級,歲月靜好…
過完了年,村子重歸冷清
童年伙伴,盡管我們共有這一個根,卻在瞬間的聚合后,旋即天女散花般,奔赴五湖四湖,團聚盛宴如此短暫,直教人懷疑它是否真實存在?
一年又一年,相似的一幕重復上演,這就是生活!這就是我那,精明卻未必智慧,勤勞卻未必淳樸的故鄉人…
故鄉的流行元素可以肯定的是,故鄉的變遷在加劇,從以下幾個流行元素和典型現象即可看出端倪。
電視
小時候,農村的夜生活寡淡如水。八十年代末,電視的出現,仿佛開啟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。一部《射雕英雄傳》,一部《西游記》,灌滿了所有70,80后的青春,狂熱追劇,癡迷入癲,簡直是幼小生命之寄托。
---還記得,當得勁兒的《鐵血丹心》主題曲響起,血脈賁張啊有木有?汗毛直豎啊有木有?
九十年代初,電視開始在村里普及。雖然只是小小的黑白電視,雖然頻道少的可憐,卻百看不厭,千看不倦,直到“再見”出現,直到雪花滿屏。當第一次聽說城里的有線電視,頻道有上百個之多!二十四小時節目不斷,我們的感覺就是:我的天吶!城里人也太享福了吧!這樣一直看,會不會把電視看燒球了?!
漸漸地,彩電普及了,漸漸地,有線電視信號也通了,條件好了,迷戀電視的人卻越來越少了。
手機
九十年代末,零零年代初,手機開始流行。回老家時,帶一部手機,儼然是身份的象征,成功人士的標配。小巧的手機,小心翼翼地裝在皮套里,掛在外腰帶上,時不時不經意地摸一摸,硬硬地還在!來電鈴響,瀟灑地掏出手機,掀開蓋子,壓低嗓音,深沉地來一聲喂!沉浸在裝逼中無法自撥。
如今,手機人手一部,抽屜里n部,誰還會把它再當回事兒?
汽車
如今流行什么?答案很明確:汽車。毋庸置疑,在農村,未來幾年,將是汽車的普及期。老鄉們對汽車的渴望,如野草一樣瘋長,成燎原之勢,勢不可擋,有車一族將越來越龐大,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商機。
觸手可及的現實,讓我們不得不由衷地感嘆,我們的生活,真真的是越來越好了!
故鄉的幾個典型現象房子越來越少
短短近三十年,村人對房子的認識態度,可以用日新月異來形容,變化之迅速,幾乎讓人猝不及防。
九十年代,村里仍流行蓋瓦房;零零年代,平房開始流行;再后來,由平房續接一層,二層小樓開始風行。那時候,男孩相親,家里有二層小樓是很加分的哦!灰瓦房徹底退出了歷史的舞臺。
曾經的驕傲,二層小樓
一零年代左右,流行在公路兩側蓋房,勝在交通便利,幾年后,又流行到鎮上買房了,又是幾年過去,到縣城或市里買房成為主流。
以上每次風氣變遷,都有一批人因眼光滯后,沒跟上形勢而后悔。表面上,在哪住似乎無所謂,但問題遠沒那么簡單!相親程序第一步,媒人向女方介紹男方基本情況,房子首當其沖,一聽是在公路邊上,直接pass,連相親程序第二步-雙方見面,都走不到。更別提村子里的房子了,二層小洋樓也不算數!裝修再氣派也不好使!
形勢已然如此,于是,沒人愿在村里老房上再投資了。歲月流淌,隨著年輕人的陸續遷出,隨著老一輩人的陸續離去,隨著老房的陸續坍塌,在今生可見的若干年,綿延幾百年的村莊,我的老家,我的根,終將不復存在…
行將消逝的村莊
娶妻越來越難
在老家,“光棍”問題日益凸顯,愈演愈烈,真讓人疑惑,女孩子咋這么少了呢?聽一個嬸子說,在她娘家的村子,竟有四十多個光棍,要知道,這只是一個村子啊!
物以稀為貴,適齡女青年如大熊貓一樣珍貴,一個個傲嬌得不行不行的,擇偶標準一再拔高。附近一個村子,有一家彩禮要了一百萬的,轟動十里八鄉。
婚姻問題猶如堵車現場,四十多的老光棍已然無望,三十多的大光棍們正在努力,二十多的小光棍們已撲面而來,十幾歲的小伙子們正在趕來的路上。大小光棍們前仆后繼,繼往開來…
為什么會如此呢?我的觀點:女孩不見得少至如此,隨著社會流動的加劇,網絡信息的暢通,又有誰是閉目塞聽,沒見過世面的呢?水往低處流,人往高處走,走出了村子,見證了花花世界,眼界開了,選擇也就多了。
從擇偶觀上講,女孩都稍向上看,男孩都稍向下看,于是,一番組合操作后,從理論上講,剩下的就是農村窮屌絲和城市白富美了。可惜生活不是鼠象游戲,窮屌絲顯然不是白富美的菜,連爛菜幫子都不算,兩者如水油般不融。
農作物越來越單調
小時候,莊稼真是五花八門,小麥玉米棉花黃豆這些就不用說了,還有綠豆高粱西瓜花生紅薯,現在可好,只有老三樣了:小麥、玉米和花生。聽說,種玉米的也越來越少了,現在基本是兩樣莊稼輪流坐莊:小麥收了種花生,花生收了種小麥,你方唱罷我來唱,周而復始,復而周始…
為什么會如此呢?原因可能如下:
1、種地收益遠低于打工,對土地的熱情幾近消散,能做到不撂荒就不錯了。小規模的家庭種植模式,的確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了。
2、土地都靠老人來耕種了,費勁莊稼自然就被淘汰了。
3、市場決定的,玉米沒有花生價錢高,且常年不變,導致農作物的日益單調。
地里的莊稼
水越來越少
村子西側,綿延著一條小河,小時候,河水潺潺,終年不竭。童年的我們,在這里捕魚捉蝦,游泳洗澡,放羊割草。每到大雨過后,我常趕緊來到河邊,看看河水漲了多高?
村南頭有一個水塘,我們叫它“南坑”。夏天,南坑就是男孩們的游樂場,暑假的大部分時間,都泡在這里。在瞎撲騰中,竟也無師自通地學會了游泳,狗刨、仰泳、扎猛子都不在話下,姿勢未必標準,至少此生不怕被淹了。
如今,小河干涸,荒草凄凄;南坑干涸,開墾成了菜地。長久以來,我一直在疑惑,水到底去哪兒了呢?
是啊!水去哪兒了呢?是否也一去不返,一如我那漸行漸遠,終將消逝的古老村莊…
干涸的河道

該用戶其它信息

推薦信息

想火網 - 分類信息、免費發布信息平臺、B2B電子商務平臺
17173天龙八部手游礼包